福州新闻网 >> 福州文艺网

闽都大家系列报道之三十四

林公武:读书万卷始通神,甘为“陋室”一“书翁”

2017-03-27 17:41:07来源:福州新闻网  作者:王礼林

林公武:读书万卷始通神,甘为“陋室”一“书翁”

林公武书房照

  爱书:拾趣读书 写下百万字的题记跋语

  读书人多有书房,林公武也不例外,他甚至给自己的书房取了个有趣的名字“夜趣斋”,这已不仅仅是他藏书纳籍、瀚海闯荡之地,更表达了他对“读书”的主张,进而一窥其人生观、价值观。

  林公武的书斋名“夜趣斋”。对于为何取这个名字,林公武曾自述道:“白天上班,唯有读书于夜,临池于夜,撰文于夜。夜为我读书治学之时光,趣惟‘三夜’。古人云‘精思多在夜中’,吴梅村诗曰‘夜深还拥书’,即以‘夜趣斋’颜书室。读书方法也是一门艺术,读书深浅则视趣味浓淡。陶靖节所谓‘每有会意,辄欣然忘食’,最为经典”。

  林公武是“老三届”,1966年高中毕业而即高考时,“文革”爆发,学校停课。三年后他作为知青到建瓯插队。但是他从没让自己“下课”。在“上山”锄荷的8年,他什么东西也没带,唯独带了一箱书——几百本中外古今名著。“我们家几代人都从理从工而不从文。我高三分科也是理工科的,对物理数学特为兴趣,但是下田是拿锄头,跟数理搭不上边。”于是,他带着这些文史哲书籍研读,当作精神食粮度过了那个时期。“白天滚一身泥巴,晚上熏一身书香”。他在《夜趣斋读书录》的一篇文中无不感慨言及:“工作后为取学历,而选历史专业,非我所能预想到的。有趣的人生历程,颇具喜剧性,往往非人意所能左右。有意于无意之间,有形于无形之中。”

林公武:读书万卷始通神,甘为“陋室”一“书翁”

林公武在展示他看过书所作的题跋。

  围绕“夜趣斋”的趣事很多。“题记跋语于书”便是林公武的终身志趣。他调侃这是自己“从而立至耳顺之年的一项适得其乐的‘馀事’”。他每读一书,常用朱、绿、墨三色以蝇头小楷题记或眉批。经年积累,不知不觉读书笔记已达上百万字。2005年,他从中精心挑选出近30万字的读书心得,编为《夜趣斋读书录》。该书入选“书林清话文库”,百余篇文章中,摘录了其与心仪之书偶遇趣事、与名人雅士结缘始末,更有精辟独到的谈文论艺、为人为学见解。2015年,他应上海“全民阅读书香文丛”约稿,以《师堂丛录》为书名,围绕读书与藏书、读书与成才、读书与艺术、读书与著述、读书与人品诸多话题讲述于读书所益、所得、所趣。

  林公武认为,藏书是一门学问,藏书者要在学与问中得知自己购书需求,购置书要利于做学问,避免误入歧途。“夜趣斋”在他精心经营下成了藏书宝库。他的藏书中特别珍贵的有顾廷龙、丁吉甫、王元化、贾植芳、邓云乡、钱仲联等先生的签名本。尤珍贵的当属顾廷龙手抄本《宋椠苏诗施顾注题跋钞》,此书为顾先生1933年转抄传写之本,堪称孤本。1999年林公武赴台湾进行文化交流时,见到台北“中央图书馆”馆藏的、即顾老当年所转抄的宋椠《苏诗施顾注》原本,已是火劫残本有缺失,当下赠送了一份影印本,使原书缺失部分得到弥补,在两岸文化交流史上留下佳话。

  值得一提的是,他还收藏有清代古籍数百册,其中就包括福州清代首位状元林鸿年收藏过的书。书上有林鸿年的藏书章,朱文椭圆印“曾在林勿村处”。他觉得,这些书作为状元曾经读过的书,有一定研究价值,弥足珍贵。

  林公武近年对藏书与读书的见解,已引起学界的注目。2013年9月13日《中国社会科学报》刊载了记者就藏书议题专访林公武的独家报道——《藏书是一门学问更是做学问的基础》。由著名学者王余光、俆雁主编,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阅读大辞典》,在第三篇“读书方法与阅读理论”,编写有《林公武论藏书之“学”》条目。

【责任编辑:燕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