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福州文艺网

闽都大家系列报道之四十七

电影人邓晨曦:用作品守望乡土 让三坊七巷“永恒”

2017-05-15 15:45:57来源:福州新闻网  作者:王礼林


电影人邓晨曦:用作品守望乡土 让三坊七巷“永恒”

电影人邓晨曦:用作品守望乡土 让三坊七巷“永恒”

电视剧《三坊七巷》(视频截图)。

  第四幕:首次将三坊七巷搬上央视屏幕  由黄健中执导、廖凡主演

  1999年,一部名叫《三坊七巷》的20集电视剧上映。这部电视剧由著名导演黄健中执导、廖凡主演,在央视八套黄金时间播出。它讲述了从民国到抗战胜利的年代里,福州殷实商贾罗家两个出生后就被掉包、于两种环境中长大的孩子,在国难家仇中复杂的情感纠葛。

  从富家少爷到街头摊贩,从留洋学生到洋行经理,从书香闺秀到烟花女子,一个个具有独特时代风格、地域特色的人物形象,将令人难以忘怀。剧中澡堂、豪宅等纵横交错的坊巷生活,鳞次栉比的漆器行、茶行等商行场景,仿佛迎面扑来的鱼丸、肉燕等美食,这些色香味俱全的细节俯拾皆是,让全国观众第一次看到了一个活色生香的三坊七巷。

  这部电视剧正是改编自邓晨曦的小说《金喇叭》。推动拍成电视剧的也是邓晨曦。从1986年写下首部此类题材小说《女儿茶》开始,,邓晨曦一发不可收拾,尽情地挥洒聪明才智和赤子情怀,《佛跳墙》、《女人汤》、《金喇叭》等溢着浓郁虾油味的佳作不断问世,而且小说人物中三坊七巷的女性尤其突出。

视频:电视剧《三坊七巷》片头

  尤值得一提的是《女人汤》此书,该书集合了邓晨曦20年来12篇反映民国初期女性的中篇小说。该书一大特色是非常注重福州历史文化的考查,以丰富的细节展示了三坊七巷的民俗画面。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书中几乎写尽了三坊七巷各种阶层的女性:贵妇、妓女、女戏子、女说书艺人、渔姑到缫丝女工……这些南方女性阶层在西方东渐后,无不在道德、文化、经济生活、婚姻性爱等方面产生嬗变。许多人看完此书后得出结论:邓晨曦是最懂三坊七巷女性的人。

  究竟邓晨曦为何对写作三坊七巷为背景的小说如此情有独钟?为何三坊七巷的生活细节,尤其对各阶层女性有如此深刻细腻的理解?

  对此邓晨曦解释说,三坊七巷价值在于浓缩了福州晚清最精英的“候官文化”,就靠一条街、一百多人,推动晚清历史发展,这种街道全世界都找不到第二条。 “我做的点滴,只是希望子孙后代要时刻铭记祖先的荣光,并将这种海纳百川、为民族大义甘愿牺牲的精神,永世传承。”

  他说,小时候都是跟外婆、母亲等这些三坊七巷的女人住在一起,从她们那里了解了许多故事和生活细节。也因此三坊七巷最柔美那部分反而最触动他的心,并不知不觉融入了他的血液和灵魂。在他眼里,三坊七巷女性有太多优秀品质为外人忽视。

  他介绍说,三坊七巷女人生活优雅,贵族文化直接影响平民。福州俗语“宁娶大家奴,不娶小家女”就是坊巷里的精英文化的民间诠释。他还举例到,外婆是富家小姐,彼时讲话经常是“奴跟你讲”,奴不是奴才,只是自谦;外婆尊称女婿从来都是说“姑爷”,因为“姑爷”称呼会让对方更有面子。

  “三坊七巷女人有对家国的大气。现在对福州女人的一些负面评价太片面;三坊七巷的女人因为历史原因,出现‘精英文化’断代了!”他回忆到,外婆曾和他说过一个小故事:沈葆桢太太是林则徐二女儿,在太平天国将领杨辅清包围江西广信府期间,沈葆桢不在,全靠他太太坐镇指挥打败了十万大军,太平军也从此开始由盛转衰,沈葆桢也因为此役升为江西巡抚,在政治上更进一步。

  “看看福州人的优秀品格——危难时刻挺身而出,在女人身上都那么明显。这些女人多伟大?知道福州男人为什么那么爱自己的女人?因为福州是先有后面默默持家的女人,才有前面事业有成的男人。”说到此处,邓晨曦眼睛发亮,声音顿时变得格外洪亮。

  对于当下关于三坊七巷的保护,邓晨曦表示,“文化是永恒的,保护价值也是永恒,有些文化遗产就要靠政府花钱去养。”

  他还补充到,虽然有许多文化研究著作,但许多只有理性却感性,这是由于没有生活积累和长辈讲述,缺少生活细节让文章没有分量,甚至有很多谬误。比如福州人吃太平面为何吃鸭蛋,跟疍民出海音同“压浪”求平安无关。他说,听父亲说过,以前福州人看不起疍民,禁止上岸,疍民文化是不可能影响精英文化的,真正来历是,清兵入关后明将洪承畴身为闽人,怕闽籍百姓不剃头被大量屠杀,就让百姓马上去剃头换两个鸭蛋,之所以是鸭蛋是由于当时闽江大量养鸭,鸭蛋便宜。

  目前邓晨曦虽已退休,生活却很充实,自出任中国电影家协会海峡两岸电影交流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为了促进三坊七巷的文化研究很保护及促进闽台文化交流继续在努力。他透露,下半年将筹办一个两岸电影交流会。“三坊七巷是福州的文化的宝库,是‘富矿’,深不见底,目前的开发十分之一都不到。不论是建筑学、美食研究还是军事学等,能开发出许多学科,三坊七巷应该被当做一门大学问来研究。”邓晨曦表示,乡土文学创作虽然很孤单,但还会继续,用自己的努力尽好“原住民”的责任,让精神家园永存,造福后人。

【责任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