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福州文艺网

闽都大家系列报道之四十九

“多栖奇才”唐希:“端”出一片丹心 剖述闽都古城今昔

2017-05-22 11:47:34来源:福州新闻网

“多栖奇才”唐希:“端”出一片丹心  剖述闽都古城今昔

1970年插队建宁时在县城留影

  世纪之交推《福州文化行旅》,居本土畅销书前列

  《福州文化行旅》是唐希的代表作之一,出版于世纪之交的2002年。回想起15年前这部书籍的创作经历,唐希坦言受到著名作家、学者余秋雨的《文化苦旅》的启迪,不同的是,自己的文化旅程“充满快乐”。

  结缘文学,要从32年前开始说起。彼时,还在福州第一化工厂担任电工的唐希,因业余写作拍照投稿频频发表,被福建省总工会《生活创造》杂志社主编黄鲲慧眼识才,办了停薪留职手续后,于1985年借调进来担任采编与设计人员,熟悉了一整套杂志出版的流程。1987年底,又调入福州市文联,继续负责文学刊物的编辑、出版工作。

  2000年,时任《家园》杂志执行主编的唐希就在于山上班,从办公室到洗手间有一段距离,每天徜徉山间,也对九仙山别称、王审知建白塔、戚继光醉卧巨石、郁达夫挥毫创作《满江红》等历史典故了然于胸,于山文化中所包容的浓烈的爱国主义情怀,让唐希燃起创作的激情。

  没多久,他写了一篇《解读于山》的文章,没有艰深晦涩的史据考证,读来通俗易懂,令人轻松之余增长见识。在标题后,他还加了个副标题:福州文化行旅之一。没想到的是,这篇文章刊发在《福州晚报》副刊,连副标题也保留着。“副刊编辑肯定了我作为非专业人士,用另一种思维看文史的写法,说这是一种创新和突破,希望继续写下去。”唐希说。

  此后,他带着笔记本和照相机,踏上了一条奇特的文化行旅,他孜孜不倦地寻找、查阅、购买种种与福州相关的典籍、资料,乐此不疲地寻访着福州的大街小巷,与形形色色的人对话,试图在每一处山与水、路与桥、街与巷、楼与井,乃至每一块被榕树根紧紧拥抱的石头中,捕捉,破译能展现这个城市灵魂的玄机。

“多栖奇才”唐希:“端”出一片丹心  剖述闽都古城今昔

《话说三坊七巷》2005年版

  乌山、屏山、西湖、金山、中亭街、鼓楼、鼓岭……一路走来,唐希梳理着乡土文化,热情礼赞近现代福州名人,身为作家,他的视角不同于专业历史研究者,而是更多地从普通人的感受出发,注重寻找城市与人心灵之间的关联,从而使作品具备了生动、亲切的色彩。

  “我的这种寻找,总是为一些别人不大注意的细节所吸引,我常常从一些器物、场景的变迁入手,与读者一起解读、感受蕴涵其间的文明沧桑。” 唐希说,这本书是写给“与福州有缘的人”。“史学人读它,认为它属于文学;文学人读它,却说它是史学。”不过,他认为,复述历史之时,他尽量努力做得有趣些、好玩些,这是一种对文学与史学固有思维的双重“松动”,也许这种“松动”会给乡土文化带来一些新鲜的气息,产生一些可以联想的东西。

  《福州文化行旅》出版后,这本集旅游文化、乡土知识、新老照片于一体的书深受欢迎,很快脱销,并长期位居本土畅销书前列。“很长一段时间内,这是对文史感兴趣的福州媒体人的案头工具书,也第一次让人知道,文史普及读物可以这么编写。”唐希说。

  2004年,《福州文化行旅》获得了首届福州“盛东文学奖”一等奖,无数读者因此而更了解福州,喜欢福州,成了“与福州有缘的人”。

  唐希说:“福州人,走出闽之大门是条龙;留在闽之大门里也应该是条龙。”文艺评论家杨健民说,唐希是条什么龙呢?读一读这本书,你会感觉到这是一条很地道的“福州龙”,他腾跃在福州的人文世界里,满腹经纶,他的书超越于历史和理性之上,充满着散文式的话语精神。

  2004年,唐希再度推出姐妹篇《福州文化散说》,同样在福州文坛掀起一股热潮。后来,《话说三坊七巷》《话说三山两塔》《话说福州温泉》《闽江行旅》等著作轮番面世,每一次都给厚重的闽都文化注入清流,让年轻人也能利用碎片化的时间通读全书,掩卷后遐思不已。

  作家蒋夷牧说,唐希让他感到了书的“有趣”和“好玩”。 在对历史的叙述中,融入自己的立场、见解和感受,乃至和朋友们的生活,于是,笔下的历史就变得活泼了,可爱了。你就像在听一位博学的朋友说一些关于福州的有趣故事,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历史。这是他浏览过的介绍福州的图书中“最让人感到亲切、并愿意将它读完的”。

【责任编辑:燕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