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福州文艺网

闽都大家系列报道之六十六

“听竹斋主”余险峰:心融儒道释,艺绝画诗书

2017-07-25 14:58:53来源:福州新闻网

“听竹斋主”余险峰:心融儒道释,艺绝画诗书

《非是花中偏爱菊》

  海岛上苦练字画,埋下艺术种子

  1947年12月,余险峰出生在福清东壁岛,父母是目不识丁的农民。这是个面积不到3平方公里的海岛,明代抗倭英雄戚继光视其为海疆东面的壁垒屏障,故称“东壁”。

  天风海涛,碧波万倾,美景天成……诗人海子说,“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似乎选择临海而居是无比浪漫的人生目标。但在70年前,东壁岛尚未开发,属于孤岛,四周都是海,海面上船只来往,偏僻与穷困就是它的代名词。

  小岛资源匮乏,唯一不缺少的是青色的石板与金色的沙滩。从出生到小学六年级,他都没离开过东壁岛。他对书画的喜好,现在回过头来看,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热爱,说不出缘由。

“听竹斋主”余险峰:心融儒道释,艺绝画诗书

《尽载梅花影》

  沙滩是余险峰最开始写字作画的免费纸张,但随着潮水涨落,他的作品也随着潮水飘向一望无际的大海,这让他很是懊恼。于是,石板和碎瓦片就成为他创作的工具。

  小学二年级,他就能以自书对联赚来学费,为清贫的父母分担烦忧。

  20世纪50年代,东壁岛是个海防要地,余险峰在满山嶙峋的巨石上刷写海防标语,字径常超过一两米,比他的个头还大。多年后,当余险峰以雄强的书风见称于八闽书坛时,人们殊不知,其力透纸背的功底,来自于东壁岛上练就的一副腕力和臂力。

“听竹斋主”余险峰:心融儒道释,艺绝画诗书

《秋江清远》

  余险峰回忆道,“家里穷,八分钱一支的铅笔,四分钱一张的毛边纸都买不起,只好以瓦片当笔,席地写字作画。我也没有想到,这些年少经历竟成为我的一笔财富。”

  彼时,余险峰很喜欢画解放军战士,因为他们是“最可爱的人”,可浓眉大眼、身材魁梧的人物呈现在眼前,需要给军装涂上绿色,这一道关卡难倒了他,“手上只有灰色和红色的瓦片,怎能画出绿军装呢?”

  “找一片绿色的瓦片”,一度成为儿童时期的余险峰心中的梦想,久久萦绕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听竹斋主”余险峰:心融儒道释,艺绝画诗书

2014年夏,赵玉林先生参观余险峰作品展。

  从厦门集美毕业后,他被分配到舟山群岛,这一去,当了6年的海员,在福州与舟山之间浪迹漂泊。就是这六年,给了余险峰丰富的创作题材。

  有一回,渔船即将收网,海面上开始出现一只两只的黄花鱼在跳跃,接着越来越多的黄花鱼在海面上翻滚,在夕阳的照耀下金光闪闪。鱼、大海、夕阳,夏日海天一色的景象让余险峰感到震撼。回到住处,他立刻提起画笔将这美丽的景象记录下来。

“听竹斋主”余险峰:心融儒道释,艺绝画诗书

余险峰近照

  他把自己的画作投给了一家省级党报,几天后,等来了一封三页长的回信。在这封用毛笔写的回信里,报社美术组的一位前辈,对画作认真评点,提出了殷切的期望,要他继续运用手头的笔更好地表达生活。这封信连同那一幕夕阳下的海天一色,一起收入他的脑海。

  报务员、水手、轮机员……余险峰在海上身兼数职。“在海上无法写字,我就等船靠岸了,把自己关在小房子里写。那种状态并不是一种自我要求,而是心之所往,想写就写,想画就画,不问数量,也不管花多少时间。”随心而动,有感而发,这也成就了他此后书画风格上的质朴与恬淡。

【责任编辑:燕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