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福州文艺网

闽都大家系列报道之六十六

“听竹斋主”余险峰:心融儒道释,艺绝画诗书

2017-07-25 14:58:53来源:福州新闻网

“听竹斋主”余险峰:心融儒道释,艺绝画诗书

佛印寄东坡书1

  学艺做人,在与名家交往中领略艺术真谛

  余险峰在大学学的是物理无线电专业,和书画艺术相去十万八千里。他常感慨,自己所学的并非自己所爱好的,所干的又并非自己所学的,而与自己终身相伴、被视为第二生命的书画艺术,却没有一天得到专业的培训。也许,大海博大精深的内蕴、波澜壮阔的气势早已不经意地潜入了他的书画艺术中。

“听竹斋主”余险峰:心融儒道释,艺绝画诗书

佛印寄东坡书2

  余险峰的书法以米芾为宗,上溯二王,并博采各家之长,融会贯通,成就了自己的独特风格。他的作品风格爽利、奔放、畅达,尤其注重骨法与神气的表现。绘画作品是典型的文人画,主要以梅、兰、竹、菊和写意山水为主,气静神凝,意随韵至,深得精髓。

“听竹斋主”余险峰:心融儒道释,艺绝画诗书

佛印寄东坡书3

  余险峰对草书情有独钟。他说,草书是一种激情奔放的艺术。一件好的草书作品,应该是一首雄浑豪迈的交响曲,画面上的每一根线条、每一个点画,都像一个动人的音符,撞击着观赏者的心灵,让观赏者在它的面前无法冷静,无法矜持,乃至于欲歌欲舞,不能自己。

  对古典诗词,他怀着深深的敬畏之情,认为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他所写的旧体诗均属于有感而发,颇多佳句。如《北戴河怀古》中的“连天一勺乾隆水,传世五言萧显情”;《过姜女庙》中的“姜女有知应不哭,长城万古壮中华”;《红螺山行》中的“半缕浮云随意住,满渠清响洗心空”;《客至》中的“清风翠竹送蝉鸣,梦觉客来茶正馨”;《答友人》中的“一任斜阳好,何妨绿雨寒”……诗句透着一股大气、雅气、清气和灵气,读之令人浮想连翩。

“听竹斋主”余险峰:心融儒道释,艺绝画诗书

佛印寄东坡书4

  由于工作关系,他与众多书画名家结缘,这给他提供了难得的观摩机会。赵朴初的低吟浅唱,儒雅从容;刘海粟的双手握管,纵横捭阖;朱屺赡的渴笔纷披,粗头乱服;郑乃珖的泼墨重彩,大气豪迈……“看过名家动一次笔,胜过我自己琢磨几十遍几百遍。”余险峰仔细观察名家如何下笔,着墨,用水,调色,领悟这些名家如何在纸上把心中的情感形成艺术效果。

  1981年,著名书法家赵朴初首次来闽,给余险峰留下“登山观海,积健为雄”的题词,勉励他勇攀艺术高峰。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同赵朴初之间建立了深深的忘年情谊。1994年,余险峰在福州举办首次书画作品个展,赵朴初欣然为他题写了展标。

“听竹斋主”余险峰:心融儒道释,艺绝画诗书

  还有郑乃珖,他是余险峰进入国画创作的重要经历。曾有一回,他带着一幅泼墨山水重彩画找到郑乃珖,老先生仔细看完,马上抄起一支画笔,画龙点睛般略作增补,边画边讲,让他大饱眼福,获益匪浅。

  此外,书画前辈赵玉林、陈祥耀等一代大师的谦虚和真诚,深深地打动并影响着余险峰。比如,第一次办个展,他摒弃传统的开幕式,不邀请领导剪彩,让四位最先踏进展厅的普通人担纲这一项重要任务,“人家会提早赶到现场,就代表着喜欢我的书画,而艺术,在任何时候都应该被尊重。”

“听竹斋主”余险峰:心融儒道释,艺绝画诗书

录海岳题《兰亭集序》

  2000年5月,赵朴初逝世,余险峰先后写了《墨香千古怀朴老》和《一本永远读不完的书》,寄托他的深深怀念之情。现在,客厅还悬挂着赵朴初写给他的书法小品,见字如面。

  在采访中,余险峰夫人向记者透露,多年来余险峰还养成一个“习惯”——每年翻看自己过去的作品,有时候还会邀请一些书画界的好友过来,不时举起一件作品问对方:“你看看这幅该不该留下来?”如果对哪副书画不满意,余险峰就毅然决然地撕掉这些画作。

  有回搬家,余险峰正在撕画,甚至包括一些参展、裱褙的作品,家里的保姆看见后心疼不已,“先生别撕啊,你不要可以送给我啊。”余险峰笑道:“要是可以留给你,我又何必撕呢?”

“听竹斋主”余险峰:心融儒道释,艺绝画诗书

赵朴初1981年2月给余险峰写下八个字:登山观海,积健为雄

  对此,余险峰自己的解释是:如果作品连自己这一关都过不了,流传到后世,岂不是污染了人家的眼睛?“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卢梅坡是余险峰非常喜欢的一位诗人,这位连生卒都无法考证的诗人以《雪梅》千古留名,“这说明艺术家应以创作精品为己任,并不是所有的作品,都需要被后人铭记。可是,有多少人看透这一点?”

  他崇尚苏东坡对王维的评论:“摩诘之画,画中有诗;摩诘之诗,诗中有画。”他的书画创作一直以此为目标,身体力行。他说一件好的书画作品,不仅要有线条笔墨,更要有诗情画意。

  余险峰退休赋闲之后,干脆把家搬离闹市,种菜、喂鱼、听竹、赏月、品茗、与外孙嬉戏……他的一首五律《荆溪闲居》,是他超然物外的写照:“久慕桃源地,移家近水涯。疏篱堪度鸟,曲径好观霞。研洗三春绿,笔开万树花。含饴时听竹,天籁正牙牙。”

【责任编辑:燕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