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福州文艺网 >> 文艺资讯 >> 文艺新闻

【大学习|1225】习近平在福州(七)丨“习书记思想很解放,很有担当”

2019-12-25 15:10:45来源:学习时报

  采访组:习近平同志在福州期间重视经济工作,尤其是工业建设和引进外资。请您谈谈他着力发展工业和招商引资的故事。

  练知轩:习书记在福州工作6年时间,为福州的工业化打下了很好的基础。福州经济过去以农业为主。以福清为例,我记得我刚到福清任职的时候,感到非常骄傲,在全省的工作会议上,发出10个奖牌,福清能得9个,但归类后就会发现,这9个奖牌都跟种植业和畜牧业有关。尤其是畜牧业污染很严重,动物粪便都直接排入河中,臭气熏天。当时,福清是非常典型的农业县,工业只有几家小小的印刷厂、化肥厂、农械厂等。

  习书记来福州工作那几年,狠抓产业项目建设,亲自出去招商引资。我有幸跟他2次出国,一次是1991年,另一次是1993年。我们出国几乎从来没有上过街,出去就是介绍投资环境,洽谈具体项目,根本没有时间去游览参观。去新加坡的时候,我们连一条繁华商业街都没去过,每天工作到夜里2点才结束。

  1991年,我陪着习书记到印尼拜访林绍良先生,他是世界著名的侨领。习书记非常耐心地做他的工作,动员他回乡投资。林先生是21岁才下南洋的,所以说话就是一部分福清话,一部分普通话,还有一部分印尼话。习书记为了让他能更容易理解我们此行的目的,就很形象地给林先生讲:“过去的几十年,以您为代表的华侨,对家乡的贡献非常大,在国内暂时困难时期,为了救济乡亲不挨饿,你们给乡亲们寄回来米、面、油,帮助大家渡过难关。这些东西相当于是给他们送了‘鸡蛋’。我这次过来,是希望您能和我们政府合作,一起给乡亲们送只‘鸡’,教他们懂得养母鸡生蛋,不能光是直接送‘蛋’给他们吃,吃完了仍然是‘穷光蛋’,要教会他们养母鸡,这样就不断有‘蛋’吃了。”林先生觉得习书记说得很有道理,就频频点头。习书记接着说:“您可以和我们政府一起,帮助家乡搞工业园区,引进工业项目,让他们通过自己的勤奋劳动来致富。”林先生被习书记的精神所感动,与我们签订了开发50平方公里元洪投资区的协议。

  我们在印尼的那些日子,习书记每到一个地方就是参观工厂、考察工地,学习他们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比如我们到林绍良先生的水泥厂,那里是9个分厂连成一片,没有一粒粉尘,实现了封闭式全自动化生产,年产量900万吨。

  还有一天,我们去冠旺纺织厂考察。纺织厂的老板非常热情,我们一下飞机,有好几辆车就在我们飞机旁边等着。冠旺的老板一看到习书记下来,就直接把他迎上一辆车,他们就先走了。根据行程,我们是去宾馆,所以后面的几辆车陆续向宾馆出发。到了宾馆,我们一看,坏事了,习书记还没到,问谁都不知道去哪里了。那个年代手机还没有普及,根本没办法联系到他,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当时,我们都急得不行,出来访问,把书记给弄丢了,这可怎么办?后来过了2个小时,冠旺的老板才把习书记送回来,原来习书记在车上就开始听冠旺老板的介绍,聊得兴起,习书记说要不现在就去工厂看看,冠旺老板说:“可以呀,那我们走吧!”结果,他们参观工厂去了,我们在后面跟丢了。那次考察效果很好,不久,冠旺也到福清开办了一家冠旺纺织厂。

  采访组:看来,习近平同志当年对福清的工业化投注了很大心血啊。

  练知轩:是的。我在福清工作6年,他到福清调研66次,现场办公19次,帮助我们解决了很多问题。

  福州市专门成立了一个外商投资重大项目领导协调小组,习书记亲自当组长。我们招商引资重大项目需要协调解决的一些问题,都可以提交到这个小组会上处理。会议有时在市委开,有时在现场开,解决了很多我们难以解决的问题,保证了项目快速推进。

  在他手里,福清就建立了两个成片的开发区,一个是融侨经济技术开发区,还有一个是元洪投资区,都是华侨为主,市、县政府全力支持创办的。还成立了三个工业村,一个是洪宽工业村,一个是牛宅工业村,还有一个是友精工业村。

  采访组:在建设这些项目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比较典型的难题?你们又是怎么解决的?

  练知轩:有的。曹德旺的福耀集团,1993年上市,现在是全国最大、全球最具有竞争力的汽车玻璃供应商。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福耀能发展到现在,完全有赖于当年习书记的开明和鼎力相助。在1992年至1995年时,福清正在进行旧城改造,把旧街全部拆掉,盖成楼房。曹德旺在办工厂的同时,也在工厂所在的宏路镇建了商住房,同时还建了标准厂房,积压了1亿多元资金。那个时候,福耀集团还比较小,1亿多元对他们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资金。资金紧张,企业生存就成问题。曹德旺非常希望中国农业银行1亿多元的贷款能够尽快批下来,同时能把几个乡镇所占的福耀股份置换成福耀建设的闲置商住房或标准厂房,腾出股份与法国一个玻璃厂商合作,利用农行贷款和部分外资让福耀生存发展下去。于是曹德旺就托人给我汇报,我请示了习书记。习书记说:“你们思想要解放,办好现有的企业就是最好的招商,要全力支持他。”汇报完后,我们就做了一个决定,帮助他把外资引进来。只要外资进来了,农行贷款也就能批下来了。于是,我们先从收集股权开始,把福耀1993年后上市的股份让出一部分来,吸引法国厂商注入资金,持有这些股份。我叫来4家持有福耀股份的乡镇和公司,让他们把手里持有的福耀股份拿出来,然后把福耀修建的厂房和住宅置换给他们,福耀拿着这些置换回来的股份,引来了法国企业注资,农行的1亿元贷款也下来了,救活了整个福耀。从此,福耀才走上了健康发展之路。

  习书记就是这样做工作的。他思想非常解放,在最关键的时候帮了福耀一把。福耀没有请我们吃过一次饭,我们也没有拿过福耀一分钱的好处,我们只是在无私地抢救一个企业,一个正在蓬勃发展的民营企业。这当然是我们应该做的。习书记无欲则刚,他自己没有任何私欲私利,敢于甩开膀子干。他非常亲商,要求我们既要亲商,又要富商,为企业搞好服务,让企业赚到钱,这样才会吸引更多的企业过来。在2016年全国政协民建、工商联委员联组会上,他讲到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他20多年前在福州市就是这么做的,他讲的是自己的切身感受。

  采访组:还有其他例子吗?

  练知轩:还有一个例子是冠捷电子,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显示器生产厂家,年产值400亿元,在福清万分之一的土地上,做出了占福清产值30%的成绩,还带动了几十个配套厂。冠捷电子也是习书记引进来的。冠捷电子一开始是想落户厦门,为什么又到了福州呢?这是习书记思想解放的结果。习书记说,引进台资企业,一定要解放思想,服务要尽可能到位。当时,福清在地价、人工成本上也都有一定的优势,并且,著名侨领林文镜先生个人替企业担保贷款盖厂房,冠捷电子很快就决定在福清落地。

  这件事情在厦门引起很大震动。当时,洪永世同志刚刚调到厦门,他是从福州市长任上调过去的。这么大的项目怎么会落地到福清了呢?为了搞清楚原因,洪永世同志就带着20多个部门的人,到福清来学习我们如何解放思想,总结经验教训。其实,哪里是我们思想解放,完全是因为习书记思想解放啊!

  还有一个洪宽工业村,现在集中了70多家台资企业。这个地方,当时就被称为福建的“台湾村”。让人感动的是,这个工业村每一次奠基剪彩、投产剪彩,习书记都会亲自到现场。上面说的习书记到福清66次调研和19次现场办公,并不包括参加这些活动。

  采访组:习近平同志离开福建以后,你们还有什么联系吗?

  练知轩:习书记非常有人情味,非常关心老部下以及和他共事过的同事。他2010年回福建,把班子里面十几个同志集中在一起,请我们吃了饭,还座谈了一下。

  习书记离开福建以后,我还陪着领导去看过他两次。他非常关心三件事:一个是福州经济社会发展,包括实体经济和国企改革;一个是生态建设、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和内河治理;一个是老百姓的生活和老同志的健康。这三件事,在习书记打下的良好工作基础上,后来都有新的进步。

【责任编辑:钟培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