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林则徐“改诗教婿”

2016-09-06 14:53:20    来源:福州晚报

  林则徐有三个女儿。他最喜欢次女林普晴。林普晴长得俊,有才气,后来嫁给当时文坛上颇有名气的才子沈葆桢。

  沈葆桢少年气盛,娶了林家的女儿后更加得意洋洋,目空一切。书少读了,诗少写了,酒却越喝越多,还到处夸海口说自己的才干已超过了老丈人。林则徐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很想找女婿谈一谈。

  这是南国一个初春的夜晚,天气凉爽。林则徐在文藻山私宅中摆了三桌酒宴,庆贺夫人林氏五十华诞。他不请友人,不请同僚,也不请亲戚邻里,只请自家人——儿子、儿媳、女儿、女婿。

  这是一幢五开间木构平屋,没有雕梁画栋,也没有碧瓦飞檐。一方蓝地金字的木质匾“尚书第”悬挂在大门横楣上。两扇朱漆描金的插屏门上悬“父子双翰林”横匾。道光皇帝御书的“福寿”横匾悬挂在前进厅堂的栋梁正中央,走廊两边排列着一对黄钺和十四面执事牌,好生显赫。庭院中,一棵绿荫如盖的老桑树下三桌酒宴成品字形整整齐齐地排列着。

  新月初上,沈葆桢饮着酒,望着出现在蓝天下的一弯新月,诗兴来了,便挥笔写诗:

  “一钩已足明天下,何必清辉满十分”。

  这诗写得很通俗。那意思是说:弯弯的一钩残月已照亮了大地,何必再要那银盘一样的圆月呢?

  林则徐瞧了瞧桌面上的诗稿,眉毛拧成一团:这“半癫”又口出狂言了,今天该好好给他治一治病了。只见他一声不吭地从沈葆桢手中接过笔,蘸了蘸墨汁,将诗稿上“何必”的“必”字改为“况”字,使诗句成了:

  “一钩已足明天下,何况清辉满十分”。

  响锣不用重敲!沈葆桢看后,顿时满脸羞红。好厉害的岳父!虽是一字之差,意思却大相径庭。同是咏月,自己的诗充满了自负,而老丈人的诗是壮志凌云的生动写照。他立即向老丈人行了个一炷香大礼,羞愧地说道:“岳父大人,小婿知错了!”林则徐笑了,林夫人也笑了。

  从此以后,沈葆桢改掉了傲气,变得谦虚好学了。半年后,金榜题名,考中了进士。数年后,官至福建船政大臣、赴台驱日钦差大臣、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南洋水师大臣等要职,为中国近代海军的建设立下汗马功劳。

  林则徐“改诗教婿”的故事也在三坊七巷内传开了。人们纷纷称赞林则徐教婿有方。道光皇帝如果没死,或许还会追加一块“翁婿双进士”金匾。(张端彬)

【责任编辑:燕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