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浅析“南公园”的历史变迁

2016-10-10 10:27:47    来源:福州晚报

浅析“南公园”的历史变迁

  “南公园”原称“南公”园。盖清初靖南王耿精忠自称为“南公”,于是他的私人花园就称为“南公”园。黄柽先生所著《南公园所涉历史人物和事件》中说“原为清初靖南王耿继茂的别墅花园”,值得商榷。因为耿继茂于清顺治十七年(1660年)移镇福建,住在今鼓楼区仙塔街的“大黄府”,清康熙十年(1671年)病逝。之后四年,清康熙十四年(1675年)才开始动建南公园,可见与耿继茂无关。更不能说是“耿继茂的别墅花园”,也不能说是“耿继茂、耿精忠父子的别墅花园”。

  历史变迁

  耿精忠的祖父耿仲明原为前明登州参将,后投靠后金,被封为“天佑兵”“怀顺王”,编入汉军正黄旗。耿仲明先与尚之信一起消灭了桂王与大西联军,因此被清廷封为靖南王,镇守广东。同时镇守在广东的尚之信被封为平南王,此外还有镇守在云南的平西王吴三桂。“三王”被称为“三藩”。之后,尚之信传子尚可喜;耿仲明传子耿继茂,为靖南王爵,并授耿继茂的儿子耿精忠为一等子爵。耿精忠年少倜傥,娶肃亲王豪格的女儿为妻,因此很快又被封为“和硕亲王”,身价百倍。耿继茂病逝后,耿精忠便成了“靖南王”和“和硕亲王”的双料王爷。

  许旭所著《闽中纪略》说,“时王府额兵有万余,而旗下畜养甚众。府中男子年十四岁,悉给弓矢,督骑射,鸣剑之心已非一日。”此外,耿藩手下还有绿旗兵与投诚兵六七千人,虽不同于朝廷直属藩兵,但是亦听从于藩王的指挥和调配,且经过了朝廷的认可,成为藩镇统率部队的重要组成部分,以致形成尾大不掉的局面。因此,耿精忠飞扬跋扈,不可一世,自称“南公”。

  据《竹间续话》记载,“南公园,在水部门外,旧为耿精忠别业。园林幽胜甲于会城内外。有‘七桥秋色胜江南’之说。精忠败后被杀。既为朝廷钦犯,自然不能再有‘南公’痕迹,于是归菸商陈恒猷所有。同治间没于官,改为桑棉局。光绪间,王补帆督闽,捐金修复,并植梅十三本于其中,更名‘绘春园’。后‘绘春园’的正屋为闽浙总督左文襄公祠。民国四年(1915年),许世英才把‘绘春园’辟为城南公园,并建黄花岗烈士祠于园中。”民谣说:“王庄一派千条杨柳,耿王府改建为城南公园”,简称“南公园”。

  所以过去的“南公园”是“南公”花园的简称。但此时的“南公园”是“城南公园”的简称,在城之“南”也,有桑柘馆、荔枝亭、藤花轩、望海楼、梳妆楼等胜景。

  公园建设

  耿继茂借着“移镇”的机会,大面积进行圈地活动。据《清代全史》卷二载,“顺治十八年(1661年),(耿继茂)一到闽境,就广占民房,同时大兴土木建造王府。将明尚书大厦并附近民房数百间尽行拆毁。召入土木匠供役,三年乃成。康熙三年(1664年)福州城火灾,王府被毁。耿继茂又在旧址重新建造。召八府工匠,役福州民夫。宫殿壮丽,费数十万钱粮,较前更觉华美。”这里说的“明尚书大厦”就是明成化年间户部尚书黄镐的“大黄府”。顺治十八年(1661年)七月,扩大圈屋的范围。十二月,复圈屋与王兵凑住。康熙元年(1662年),匡城外屋。王令要六千间,从水部城门起,至路通桥,共一千三百间,内空地千余间。不足,二十日,复匡荷宅、柳宅、金墩、下郑、道窟、打铁墩等处复千余间,又不足,将村间田园百余亩,尽填作地起盖。又不足!复自半洋起,至东门河港浦下止,洋中之田,量二百余亩,作地起盖。所匡屋给银:大间八两,中六两,小四两。田每亩三两。即日逐民别住。此外,他借圈屋机会假公济私,选准了福州东南部的地面,以现在的南公园为中心,圈屋二千余间,侵占三百亩的田园,起盖王府。居民立即驱离,不准复归。于是,王府被称为“耿王庄”。

  准确一些说,耿继茂所为主要是“圈屋”和“占田”。“起盖王府”应是以后耿精忠做的事。耿王府的建设非常豪华。比如,大门前的一对石狮,是特别选用广东高要县出产的“白石”。这种“白石”通明温润,洁白无比,若玻璃一般。高要知县杨雍按尺寸选最高超的工匠精雕细琢,知县日夕监制,然后又千山万水从广州运到福州来。王府所用的木料则选购黄楠、黄杨、乌梨、高杨等珍贵品种,雇用几千个工匠克日赶工。清康熙十四年(1675年)耿精忠在福州造反,于是才在现在的“南公园”,动建皇宫一般的“南公”园,康熙十八年(1679年)建成,还从广州带了印度的象和长寿鹤等在王府附近豢养,所以至今仍有“象园”“鹤存巷”等地名。

  “耿王庄”和“王庄”

  因为“南公”园,是耿精忠的私家花园,所以又称“耿王庄”。

  “耿王庄”被废后,官绅常假园中游宴,但清朝一般的志书,不载“耿王庄”,也不载“南公”园的事。所以有联曰:“如此园林,志乘无名谁是主?不妨冠盖,游踪偶驻且看花。”随着时光的流逝,慢慢地才开始放松口径。清王光宇有《春日游耿王府》诗:“长保荣华世所难,况萌异志自摧残。楼台寂寞红颜杳,林麓荒凉白骨寒。鬼火无烟终夜见,花魂有泪几时干。精忠倘肯甘臣节,未必封藩便改观。”清末郑式金也有《王庄口占》诗曰:“争雄图霸昔何强,二百余年转眼亡。且看耿王庄旧址,至今人拜左文襄。望海楼前爱景光,荔枝亭下纳新凉。荷花池水迎风动,桑柘依稀古夕阳。”清林孝曾的《耿王庄》诗曰:“分藩气象忆当年,故址重经恨转牵。愧对忠贞一坯土,祠堂表表壮南天。闽南第宅尚依然,负煞君恩赐邸年。吴尚后先锁歇尽,尽留余地作桑田。”清陈元璋的《过南公园》诗曰:“寂寂孤亭水一泓,曾从此地擘吟笺。王家旧事枝头露,丞相祠堂日暮烟。桑柘馆深蚕欲老,荔枝树静鸟初眠。园林自是闲中看,何必秋风感弃捐。”清杭世骏的《福州竹枝词》曰:“古殿凄凉晒马通,居民犹指耿家宫。一株榕树荒唐甚,也要拿云上九空。”

  无论如何,“耿王庄”都不是今天的“王庄街道”。今天的“王庄街道”,因为村口有两株大树,如凤凰展翅,清时称为“凰庄”或“凰村”。福州话“凰”“王”同音,所以“凰庄”转化为“王庄”。这个“王庄”并不是“耿王庄”的简称,哪怕清末郑式金的“王庄口占”也是错的。(林国清)

【责任编辑:燕宇】